一个懒洋洋地写着小甜饼的煞笔。

【盾冬/一发完】Blunt are those concerned

好久没发小甜饼了,来一发诶嘿☆

===========


Tony举起面前的白色杯子,对Steve说:“试试说这是黑的?”

在复联众人的注视下,Steve平静地开口:“这是白的。”

“噢——”Tony放下杯子,“那个射线还真的有这种功能哈?现在的反派到底都在想什么呢?发明一种让人只能说真心话的射线然后到处发射很有意思吗?”他碎碎念着站起来,“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或许他们只是单纯觉得这种恶作剧有趣,就像Loki一样。”Clint冲Thor耸耸肩,表示自己对Loki就是不敬了。高大的神祗只是笑了笑。他们的注意力又回到Steve身上——作为唯一一个被射线击中的人,看起来Steve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从五天前第一次无差别袭击开始,纽约市已经出现了大批受害者:他们不能自己地要说真心话,而且完全控制不住要张口的欲望。这凑成了一些姻缘,但是造成了更大程度的混乱——十分可笑的那种。当人们发现自己最亲近的人想的和他们平时说的或许完全不同的时候,后果真是可想而知。纽约市政府也陷入瘫痪之中:在厚黑学最为发扬光大的政治中,政府不得不安排大量人力来隔离那些因为互表心迹而厮打成一团的官员们。

就在一个小时前,复仇者们终于成功逮到了幕后黑手,将他和他的一干仪器交给了神盾局——神盾局已经在研究中和射线效果的解毒剂,但是还缺一些关键成分。十分钟前Coulson联系了他们,表示研制出可以临床使用的安全解毒剂大概还需要一个星期,在此期间如果美国队长有任何——新局长特意强调了一遍“任何”——不适,请马上接通局长专线。

Tony显然觉得这很有趣,所以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拿各种东西试验这个射线的效果。Steve好脾气地任他胡闹,其他人也极为放松地围观,只有Bucky仍警惕地审视着他的每个表情,想要第一时间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

“我觉得这玩意儿击中Steve和没击中简直没有差别。”Tony终于消停了一会儿,“他平时就一本正经地不大说谎。”

“对,一个会当面和女士说‘你穿比基尼不好看’的人,确实没有差别。”Natasha点点头,Steve无奈地笑了笑:“Nat,我真的很抱歉我说了那句话。”

“噢,至少我知道你是真心实意的,原谅你了。”红发的女特工歪头冲他一笑。

“还可以这样,”Tony突然又说,“你可以试试说‘Tony Stark真是酷毙了,帅爆了’。”

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和看一只会跳舞的鳄鱼差不多。

“干嘛这样看我?这是个很好的考验我们友情的机会。”Tony做了个“请”的手势,“来吧Steve,你的下一句话决定你今晚是享受白金VIP待遇还是露宿街头。”

Steve微笑:“Tony Stark真是酷毙了,帅爆了。”

“哇哦!Jarvis,告诉我你录下来了!”

“是的Sir。”

Tony站起来华丽地鞠了个躬:“感谢厚爱。”

Steve笑着摇了摇头。他习惯性地看了眼Bucky,发现对方还是用一种不高兴不放心的表情看着他。他拍拍Bucky的大腿——他就坐在Steve的沙发扶手上,示意自己没事。但是Bucky还是紧盯着他的脸,试图寻找他掩饰自己不适的蛛丝马迹。

“这还挺有意思的。”Clint耐不住了,“队长看我看我,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他十分期待地看着Steve。

Steve刚一张嘴,一句话就蹦了出来:“你不该吃那么多小饼干——”

Clint在哄笑声中哀怨地看着他。

气氛非常轻松愉快,一点儿紧张感也没有。没有人担心Steve下一秒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动摇复联基本的东西。他们由衷觉得不是其他人被击中真是太好了。

Steve转向Bucky,想告诉他自己没事,不用再这么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了。但是当他刚开口说“Bucky”的时候,美国队长突然猛地站了起来。

“怎么了Steve?”Bucky也马上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看着他们。

Steve看着Bucky,他试着张口,但是马上又把嘴闭上了,而且是用力抿紧。他摇了摇头,摆手示意他没事,同时不断后退,拉开他和Bucky的距离。

“Steve!”Bucky慌乱地上前一步,这只换来Steve又迅速后退了好几步,一下次窜到了电梯旁边。这下所有人都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他们都担忧地看着刚才还一切正常的Steve。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还是那个该死的射线——”Bucky只想冲到他身旁,可是Steve的表情让他不敢迈出那一步,他只能挥动手臂示意自己不会靠近,“Steve?”

Steve摇摇头,消失在电梯门里。Tony马上说:“Jarvis?”

“Rogers队长回到他自己的楼层了。”Jarvis顿了一下,“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了。数值显示他生命体征良好。”

“那他是搞什么鬼?”Bucky愤怒地说,那股怒气是冲他自己发的。Steve会被射线击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把盾扔出去砸晕了一个正试图偷袭Bucky的小喽啰。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他能搞定这些——他是前苏联最优秀的杀手,但Steve在战场上总是会为他分心,瞎紧张。

Jarvis的回答在五秒后响起:“Rogers队长说,他最好还是别见Barnes中士,直到解毒剂被研制出来为止。”

Bucky的反应是直接冲上楼,后面跟着其他人——全是担心夹杂着好奇的表情。他砰砰砰地敲着Steve的卧室门:“Steve,开门!”

门被锁上了,纹丝不动。Jarvis说:“Rogers队长暂时取消了Barnes中士在本楼层的特殊权限——”

Bucky伸手去摸自己的武器。

“嘿——!”眼见一场残忍的对自己资产的破坏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一直看热闹的Tony连忙出声制止:“等等Barnes!我们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Jarvis,你问问Steve愿不愿意和我们通话。”

他看了眼Bucky从口袋里摸出来的小型炸弹,马上补上一句:“记得提醒他,我在紧急情况下拥有这座大厦的最高权限。现在就是紧急情况,非常紧急。”

“我没事,Bucky。”Steve的声音响了起来,非常平静,“别担心。不管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先放下来,好吗?”

Natasha挑挑眉毛,和Bruce还有Clint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Bucky还攥着那颗炸弹不松手。

“我很抱歉,Buck。”

“为什么要道歉?”Bucky死死地捏着手心里的炸弹,他大概是在场唯一一个已经忘了那是枚炸弹的人,“为什么不能见我?”

Steve不说话了。片刻后Jarvis说:“Rogers队长把通讯关掉了。”

“哇哦!”Sam扑出去在炸弹砸到门之前把它接住了,Tony给了他一个赞赏和感激的眼神——还好Bucky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炸弹的安全阀没有被解除。他大着胆子拍了拍Bucky的肩膀:“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先回去休息室?”

Bucky沉着脸瞪着那扇门,仿佛这样就能烧出两个洞似的。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Steve不见我?为什么不能见我?

他终于还是抬起左手,狠狠地给了那扇门一拳。合金相撞发出了巨大的声响,Tony差点没跳起来:“冷静Barnes!我们先回休息室。我可以让Jarvis把Steve卧室的监控录像打开,然后我们讨论看看是怎么回事。”

Bucky不作声扭头走了。Natasha和Clint落后人群几步,同时落后的还有Bruce。

“所以你们也都发现了对吧?”Clint压低声音说,“这情况很蹊跷。他不止不能见到Barnes本人,连监控画面也不能看,连声音都不能听?”

“看起来好像Barnes会引起很糟糕的射线反应。”Bruce沉思。

“但是直到刚刚为止,一切都很正常。Barnes就坐在他旁边,Steve也毫无异样。”Natasha说,“突然之间他就一眼都不能看Barnes了。”

他们没交换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同样在休息室里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有进展的结果。监控画面显示Steve很正常:他一脸平静地看着书,只不过无视了复联众人往他手机里发送的各种问候信息,无一例外都是问他怎么了。Bucky倒是一条都没发,全程都阴着脸坐在那里,神经质地玩着一把匕首,搞得每个人都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一直到晚饭时间,Steve都没有出现。Bucky已经气闷地去训练场发泄了;Tony和Bruce正在说一堆没人听得懂的话;Thor和Sam竟然在下国际象棋——“他们俩怎么能这么悠哉”,Tony如是说;Natasha和Clint在低声讨论着什么。而Jarvis的话让这一切都停止了:“Sir,Rogers队长从房间出来了。”

Tony抬起头:“Barnes呢?”

“Barnes中士还在训练场,Rogers队长要求不要通知他。”话音刚落,Steve就出现了。他看起来该死地淡定,好像下午一溜烟逃回卧室的不是他。

每个人就这么注视着Steve没事人一样从冰箱拿了食材,做了几份简单的三明治,泡了咖啡,准备拿回房间。Tony一个箭步拦住了他:“嘿Steve,你不觉得你欠我们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Steve居然还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要不是知道Steve现在是不能装傻或说谎,Tony觉得自己绝对要发火:“Barnes!你知道他现在每一分钟都对一个美国公民的合法财产造成严重威胁吗?”

Steve抿了抿唇:“抱歉,我不想谈这个。”

“队长,你不能告诉Barnes,总可以告诉我们吧?”Natasha问。

Steve摇头。他不能说谎,但是他可以控制住自己想要张口的冲动。真是讨厌的四倍自制力,每个人都这么想。

“Rogers队长,”Jarvis的声音再度响起,“Barnes中士从训练场出来了,他正搭电梯前往此楼层。”

Tony眨眨眼,Steve竟然已经从他面前风一样地消失了。

电梯门打开,Bucky出现了,额上还带着细汗。他看起来似乎稍微轻松了点,也没有在意其他人微妙的表情。当他走近冰箱的时候,他站住了,视线落在Tony身旁的三明治和咖啡上。

熟悉的搭配,熟悉的切法和摆盘,还有那个爱用的杯子。

Bucky抬起眼,冷森森地扫过其他人:“Steve出现过了?”

没有人回答他,明显他也不需要回答。Tony心惊胆战地看着他摸出一把手枪,头也不回地走进电梯。

“他不是要去崩了那个老冰棍吧?”

“Barnes中士去射击场了。”Jarvis回答。


情况很不妙,这是复联众人的心声。接下来的三天,都重复着和这个晚上类似的情况:Steve简直用尽浑身解数来躲着Bucky——当然,他最该感谢的是Jarvis。但是他还是总能被Bucky逮到,因为Bucky同样利用Jarvis来掌握他的一举一动。

这似乎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游击战,直到Steve把自己彻底关在房间为止。Jarvis马上通知他,Barnes中士准备了一堆重火器,颇有要把他这一层给彻底炸穿的架势(Tony怒吼“他简直是要把我的大厦夷为平地!”)。

Steve不得不用视频通话制止他。

“Bucky!”现在他倒是能直视画面那端的Bucky了,“只要再三天,好吗?Coulson答应他们会尽力提早,或许也不用三天。不要做任何会伤害你自己的事,好吗?”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带上了一丝恳求,“我不能说,但是我保证我很好。你知道我现在不能说谎的。只要三天,好吗?”

Bucky冷冷地注视着他,突然走出了摄像头的范围。其他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举动。Steve疑惑地问:“Bucky?”

“你骗我。”Bucky走回去,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你根本没有打开显示器。”

他一拳砸烂了自己面前那个,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Tony张着嘴,“就这么十几秒?”

Natasha让Jarvis重新接通了Steve。这一次他看起来忧心忡忡:“Bucky生气了,对吗?”

“换任何人都会生气的。”Natasha耸耸肩,“你让他不要伤害自己,但是你在伤害他。”

Steve看起来非常难受,但是他只是紧紧咬住了嘴唇。

“Cap,”Clint突然说,“你完全可以不用忍。”

Natasha接下去:“就告诉他你爱他又如何?”

Steve呆了一下。他环视其他人:虽然他们都有些惊讶于Natasha和Clint的发言,但是看起来居然都接受良好,连Thor都是。

“所以,”Steve结结巴巴地说,“这不是秘密了,哈?”

“在Barnes那里仍然是秘密,我猜?”Sam耸耸肩,“当局者迷。”

Tony说:“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哈Steve,这是21世纪——”

“我知道。”Steve打断他,“‘不问不说’已经废除了。但是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

他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我——我以前想着,等战争结束的时候告诉他,因为我不想让战争影响他的判断,不想让他自暴自弃地迁就我什么。后来我失去了他,我以为就是这样了,我从没想过我还能再见到他,隔了70年那么久——然后发生了那么多事,Bucky终于回来了。他还是很痛苦,他做噩梦,失眠,情绪失控,终于到了现在,一切看起来都好转了。他以后会越来越好,会——”

“会喜欢上一个姑娘,然后结婚,生孩子?”Natasha打断了他,十分温柔地说,“Steve,你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对吧?”

“就算很低,也不能由我来破坏。”他闭上眼睛,显出坚毅的神情,“他经历过那么多痛苦,有权得到普通人的幸福,而不是因为我远离这一切。我承认,我希望他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

Steve睁开眼,勉强笑了一下:“我是胆小鬼。我害怕如果他拒绝我,我就会一蹶不振,或者我会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我会不想让他离开,如果我那样做了——”

“你可以那样做。”显示器里传来另一个声音。画面中的Steve震惊地扭头看着镜头外:“Bucky?”

“你可以那样做,我也不会拒绝你。”Bucky就站在门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

“Tony改了权限。”Bucky关上门,走到他身边。视频通话已经从另一边被体贴地切断了,现在只有他们俩了,“我以为你有别的话要和我说。”

Steve张了张口,又以极大的意志力艰难地闭上了。Bucky捧住他的脸:“Steve,说出来。”

沉默了几秒后,房里传来一声叹息。

“我爱你。”Steve低下头,吻着他的手腕,“我爱你,Bucky。”

他紧绷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了,只是靠着Bucky的手,有些疲倦:“对不起,我是个混蛋。”

“原谅你了。”Bucky弯下腰,吻了一下他的头发。他的手指爱怜地穿过柔软的金发,“看在你忍得这么辛苦,连看见我都受不了的份上。”

Steve抬起头,他们四目相对,只能看到彼此眼中的脉脉深情。Bucky揶揄地笑了一下:“所以这个射线还不错哈?你只要看到我就会忍不住要向我告白?”

“嗯,”Steve无辜地点点头,“我一张口就发现自己要说什么了,所以我只能——”

“逃跑了。”Barnes很中肯地说,“人生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Steve微笑。他们凑近,接吻,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搞定了吗Jarvis?”大厦里有人问。

“是的Sir。”

“好极了。不过真可惜,没人输钱。”

“每个人都赌一样的结果,是没法开盘的。”有人喝了口茶。

“或者我们可以赌明天他们几点出现。”

“十点。”

“我猜他们明天还会起来晨跑。”

“你太嫩了,我押十二点。”

“吾身上没有美元。Asgard的钱币可以吗?”

“能不带Thor玩儿吗?他刚刚国际象棋输给我也没给钱!”

……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可喜可贺。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716 )
  1. lyushuang音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üshuang

© 音琉璃 | Powered by LOFTER